大连汽车网_大连车市,大连汽车报价 > 大连汽车网站_大连汽车报价_大连交通新闻

宾利肇事致1死3伤续: 两名伤者还原惨剧

2014年03月31日09:25
来源:东北新闻网
宾利肇事案两名伤者首次还原惨剧 
 

  3月20日凌晨,在中山区人民路心悦酒店门前,宾利车疯狂肇事导致1死3伤。豪车肇事逃逸,社会对这起车祸的关注度空前之高。昨日,事故中两名身受重伤的受害人首度接受媒体采访,还原了事发当时让人心痛的一幕。昨日是事发后的第11天,但肇事者亲属至今未到医院看望伤者,引来受害者强烈质疑。由于治疗费用跟不上,伤者面临停药的尴尬窘境。他们为了筹钱治疗,已是债台高筑。

  宾利车太快了 突然闪到眼前

  伤者1:陈女士 年龄:35岁受伤情况:骨盆骨折,双腿粉碎性骨折身体情况:已脱离生命危险,但还要接受后续手术治疗

  为啥要把车开那么快?

  陈女士至今想不通,肇事者杜某为啥要把宾利车开那么快,“那车就跟飘过来一样,突然就闪到眼前了。 ”

  3月20日凌晨1点多钟,陈女士载着丈夫和朋友宁中海,行驶在人民路上。当时,她的丈夫坐在副驾驶位置,宁中海坐在后边。陈女士说,行驶到心悦酒店附近时,前方交通指示灯转为红灯,就在她踩下刹车减速时,骇人的一幕发生了。一个大块头的东西朝着陈女士驾驶的轿车歪斜着冲了过来,陈女士还没看清楚“大块头”究竟是什么,便昏了过去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醒来时,她发现自家轿车的前脸已经被削掉了,车外已经乱作一团。她低头一瞧,自己的双腿已经被拧成了麻花状,腿骨已经穿破了肉层,血淋淋地支在外面!受伤如此严重,可她却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。陈女士使劲地摇头,意图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  她顾不上自己先救丈夫

  陈女士往副驾驶位置看,一条熟悉的胳膊无力地垂在身旁。那是丈夫的胳膊,他曾经用它来拥抱和温暖她。此时,丈夫已经昏迷,了无生气。陈女士顾不上自己,她抓住丈夫的胳膊使劲摇着,“老公,你醒醒,你别睡啊……”在朋友圈里以稳重出名的陈女士,此刻发出的声音已经是嘶哑的哭腔。

  但无论陈女士如何呼喊,丈夫始终就像睡着了一样。陈女士试图打开车门,爬到车外让人救救自己的丈夫,可她很快发现,由于车体严重变形,她被卡在驾驶室无法脱身。陈女士回头望了望,坐在后排的宁中海已经满脸是血,但还有意识。

  想要爱情结晶没去跑船

  送医后,陈女士的丈夫被宣告死亡,成了这场惨烈车祸中的唯一一名死者,殁年44岁。他是一名优秀的船长,和妻子结婚还不到一年,夫妻感情很好。按往年来讲,他本应该在海上跑船。今年,由于一些原因,他选择了留在妻子身边,却遇到了这场车祸。陈女士的母亲说,原因就是夫妻俩想要一个孩子,一个能够见证他们爱情的“结晶”。

  至今,陈女士仍然不知丈夫已经离去的事实。所有的人,包括母亲、大夫、护士等等,都在瞒着她。“我们骗她说,她的丈夫昏迷至今,还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抢救。”但是,究竟能瞒多久,60岁的母亲也不知道。“她今天又问我,老公会变成植物人吗?”陈女士的母亲边说边叹气。隐瞒真相,是怕她接受不了这种打击。即便老公还“活着”,陈女士认为,她原本幸福的家庭已然遭受重创。“天知道,她得知真相后,会是什么样子?”母亲成绺的白发已经几天没顾上洗。

  搭顺风车遭遇飞来横祸

  伤者2:宁中海 年龄:34岁受伤情况:双腿骨折,腰部受伤身体情况:已脱离生命危险

  腿上的骨头露了出来

  宁中海老家在内蒙古通辽,此前曾在本市经营废品收购站,目前无业。事发当晚,宁中海和陈女士等几位朋友在沙河口区解放广场某烧烤店吃饭后,到大连铁路文化宫附近酒吧内喝酒。当时,在场者共有三男两女一共五个人。在场者唯独陈女士没有喝酒。散场后,一男一女先行离去,宁中海搭上了陈女士的顺风车。

  在车上,宁中海跟陈女士的丈夫聊天时,他突然感觉到车身一震,而后人就有些迷糊了。他发现,自己的裤子裂开了,腿部的肉也裂开了,露出了锋利的骨头,大量鲜血不断涌出。宁中海听到陈女士哭喊着试图唤醒自己的丈夫,而后,他就昏迷了。

  两个朋友逃过一劫

  “幸好先前离开的那两位朋友没有在车上,否则可就毁了! ”宁中海在为那两位朋友感到后怕。另外两人因家住附近,因而未上车自行回家。宁中海被送医后,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数日,目前病情已经平稳,转入了普通病房继续治疗。宁中海的儿子刚刚10个月,妻子在医院照顾他,孩子就只能由老人负责照料。家里的经济条件本就不宽裕,意外遭遇严重车祸更是让这个普通家庭雪上加霜。

  现状

  借债治病面临停药困境

  事发后,本市警方成立专案组,组织多警种联动展开调查。 3月21日,驾驶宾利车的犯罪嫌疑人杜某向警方自首。杜某出生于1988年,系婚庆行业从业人员。杜某所开的宾利车,属于没有依法登记的车辆。

  宁中海受伤后,已经花掉治疗费10余万元;陈女士的治疗费用则接近20万元。而形成较大反差的是,目前,肇事方亲属已落实的治疗费用,宁中海和陈女士每人均为1万元,这点钱实在是杯水车薪。而且,两位伤者均面临后续治疗,这又将是一笔更大的支出。

  目前,陈女士已经面临停药的尴尬。如果后续治疗跟不上,她将来能否下地走路,都将成为疑问。没法子,陈女士只能委托亲戚朋友东挪西借,先治病再说。而宁中海同样也是债台高筑。

  质疑

  肇事者亲属至今没来医院

  昨日是事故发生后的第11天。不过,肇事方亲属却始终没有在医院露面,来看望伤者。对此,宁中海有些不能理解。 “能不能及时支付治疗费是一方面,但能不能来医院看望一下,表达一下歉意和慰问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。 ”

  对此,受害方的亲朋也表示,他们只是在交警部门处理此事时,见过杜某的直系亲属,先期支付的治疗费就是在那时拿到的。此后,杜某的亲属再未露面。

  宁中海说,此前他曾经多次跟杜某父亲取得联系,但对方每次都表示“在积极筹钱”,再后来,电话就没人接了。

  通话

  索要赔偿双方爆发“口水仗”

  记者通过受害方和杜某母亲的现场通话,了解到了肇事方亲属的一些想法,可情况却不容乐观。昨日,在病房里,当着记者的面,宁中海的妻子用手机拨通了杜某母亲的电话,谈及医疗费的问题,由于双方情绪激动,甚至还发生了“口水仗”。

(责任编辑:牟昆)
  • 分享到:
上网从搜狗开始
网页  新闻

我要发布

相关内容阅读

Power By RecSys
搜狐汽车 | 新车 | 导购 | 试驾 | 行情 | 车型大全 | 产品库 | 经销商 | 二手车 | 车型对比 | 汽车广播 | 手机客户端 | 汽车网站地图